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Google移动互联网的心“机”

2010年01月11日 06:2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伴随Nexus one出场,谋略已久的Google将广告模式由互联网侵入到手机。

  在Nexus One横空出世前一天,作为美国科技界复杂心态的一种反映,一则漫画被张贴至广受欢迎的科技博客“AllThingsD”上:两个手捧苹果电脑的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上絮絮叨叨:

  “大伙都在大惊小怪啥?Nexus One难道不只是另一个Gphone?”

  诸多美国经典电影随后登场:从《星球大战》中具有强大原力的天才少年阿纳金、《黑客帝国》中的“救世主”网络黑客尼奥、《指环王》中那颗具有奴役世界的邪恶力量的至尊魔戒,一直到《魔界英豪》中与强大魔力斗争的少年艾许。

  最后结论是:该款手机可能融合上述所有角色的强势性格,两位青年于是欢呼:“Cool,我想要这集大成者!”

  从性能上说,Nexus One的确不负众望。硅谷科技界鲜为单项产品召开新闻发布会,这一惯例在旧金山时间1月5日、Google总部Mountain View被打破——历史性地看,Google很少为一款不成熟产品高调作秀。但更让台下媒体激动的是:Google Android平台总监Andy Rubin在展示Nexus One系列功能参数和优秀工业设计时突然蹦出一句听似轻描淡写的话。

  “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我们与我们的伙伴合作更为密切,结果会怎样?”Rubin说:“今天,Nexus One为我们找到了答案。”

  换言之,在Google高层对“Google是否可能做自己的手机”闪烁其辞了近两年、在以Android平台为核心的“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已拥有47家企业后,Google终于第一次参与到该平台的手机设计、并在Nexus One上打上了自有品牌。

  这意味着:自Nexus One始,Google已开始参与“Gphone”的利润瓜分;而当“Gphone”的软、硬件因Google参与设计可能被更完美结合、全球 Android阵营的产品因Nexus One的出现可能被连带提升品牌后,随着Android市场越做越大, Google也能将其核心的商业模式“广告”从互联网最终移植至手机平台。

  但二级震惊,紧随一级震惊而至。

  细心者会发现,几乎与“Android Press Conference”发布会同时,Google主页已出现二级域名“Google/Phone”——美国手机商业史上最特立独行的销售模式就此出炉:Nexus One避开了所有代理商和运营商专柜,它只在Google网站上销售。如果你已拥有一个Gmail账号(事实上是,Gmail拥有全球最多的邮件使用人数),那么买一部手机变得如此容易。

  Nexus One提供两种价格:除不与运营商捆绑、允许用户使用自有SIM卡的“裸机价”为529美金外,用户还可选择与T-Mobile签订两年合约,使价格降至179美金,比与AT&T捆绑的iPhone最新款——iPhone 3GS少20美金。

  不过,与Google关系素来良好的T-Mobile并非Nexus One惟一合作方。据Google随后发布的消息:美国运营商老大Verizon和欧洲沃达丰也将于2010年春加入该合作。换言之,继“只要 Android能被更多人到达,就能赚更多钱”的商业逻辑,Nexus One已再次打破美国手机商业史上单款手机与单个运营商的合作纪录。

  一款强大手机和一个强大的商业模式。一切意料之中,一切又出人意料。

  “恰逢其时”的出场

  旧金山时间1月4日晚,当Mike Parkin开车经过Google位于Mountain View的总部时,他问自己:明天是否该去买个Nexus One?

  Parkin是“Gphone1”使用者。但当他于2008年9月底冲进T-mobile专柜购买这款刚刚出炉、由宏达设计并制造的Android手机时,并非出于对伟大Google的遐想。

  “噢,只是因与T-mobile合同未到期。”Parkin说:“而我那时正好需要一个新手机。”

  美国手机的销售,多与运营商服务捆绑。换言之,如果在与T-mobile合同未到期即转投另一运营商,Parkin将损失一大笔钱。但事实上,在2010年1月5日前的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没有多少人会谈起“G1"。

  这款手机享有“反应迟滞”的市场骂名,而即便是在对科技最为敏感、最勇于尝鲜的硅谷,更多使用者也只是Google大楼中那2万名员工和其“家属们”,这是因为——2009年到来之际,Google曾将其作为新年礼物,每个员工赠送了一个。

  “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刚出来时有很多问题,毕竟Google没有生产手机的经验。”硅谷无线科技协会主席、博世资深科学家田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那时 Google就推自有品牌,不是一种明智做法,因为每个平台都需要时间培育。”

  此时,如果再回头去看Google首席执行官施密特两年前对Google手机的闪烁其辞,市场可能读出更多深意:2007年11月5日,在Google联合“开放手机联盟”首次举行的Android峰会,施密特被到场的美国媒体一阵狂轰滥炸。

  “所以,如果现在没有 Gphone,什么时候会有 Gphone?它会是什么样?”

  “我们没宣布任何东西,但这是一个可以产生出 Gphone的平台。它是一个创新浪潮的开始。”

  “你是在说Google不会出品自己的手机,对吗?”

  “想象一下,不只有一个 Gphone,而是作为伙伴关系的一个结果——世界上有成千个Gphone,很多其他人都可参与其中。我忘了告诉你们,下周你们就将看到这一过程,而参与条件是业界最广泛的。”

  “Gphone?”

  “我不是在宣布Google手机。”

  “施密特,我们必须回到 Gphone,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可能会有一个 Gphone ,它也将在Android上运行。”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手机开放联盟”成立两年多、成员已扩至47家时,于全美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市场,Android也只占6.33%市场份额,而iPhone却有52%;美国以外的市场,苹果占有率则更高,为63.21%,而Android只有3.57%。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