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痛失《魔兽》代理权 九城陷绝境

2009年07月09日 03:20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九城和暴雪的谈判破裂以后,关于九城缘何错失《魔兽》的讨论一直存在,要知道,仅仅是这一款游戏的利益就占据九城总收入的90%以上,对于九城来说,这种困境在当下至少是灾难性的。

  《时代周报》记者 鄢建彪 发自上海

  自宣布《魔兽》易手后,九城正逐步显示出其悲观面,除了谣传公司总裁陈晓薇将引咎辞职外,九城内部亦遭受《魔兽》几百名员工被集体劝退的风波 。

  事实上,一桩单纯的游戏代理之争已变得复杂化,国际游戏巨头暴雪公司在两者中渔翁得利,其间的博弈和纷争交予九城和网易,九城依靠游戏代理为生,而网易具备相当的自主研发能力,显然,九城更需要暴雪。九城总裁陈晓薇坚称网易是因违反国内相关法规同意与暴雪建立合资公司的前提下,才取得《魔兽》的代理权,并为此将暴雪上诉至法庭,但不管如何,九城这家当初占据中国游戏市场份额前三名的网游公司已走在悬崖边上。

  7月1日,九城选择推迟预期公布的2008年财报。九城向时代周报记者传送的“延迟报告”显示:由于与暴雪公司不再延续《魔兽》协议,以及考虑到其他可能低于预期的经营业绩,本公司将创纪录地减持年度财务数据

  狂狷的朱骏

  九城的破败局面,并没让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朱骏感到焦急。6月29日,其以主教练的身份率领上海申花足球队与杭州绿城打了一场比赛,这让业界人士错愕,次日,当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朱骏问及将对陈晓薇作何职务调整,以及如何规划失去《魔兽》后九城的业务时,朱骏表示无可奉告。

  狂狷的朱骏背后是其公司的动荡,这和朱本人的心态形成强烈反差,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问卷调查的多数九城员工表示:如果有待遇不错的网络公司来招聘,会选择跳槽,其中包括非《魔兽》运营部的员工。九城员工甚至不担心当初签订好的竞业协议,他们为时代周报记者列举出两点理由,其一,竞业协议不可能严格执行,这主要针对中高层员工,其二,迫于外界压力,当下九城也会尽量选择息事宁人。

  九城的员工甚少见到老板朱骏,他们一致认为,自2007年购入上海申花足球队后,近两年朱骏更多是驻守在绿茵场上,而公司内部业务已无暇顾及,“如果老板来了,全公司甚至大多在微电子港工作的人都知道,九城办公楼在微电子港的大门口,老板开的不是法拉利就是宾利,停一号车库,这在园区很是耀眼。”九城一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恰好反映了近年来九城的核心人物是2008年空降至九城的陈晓薇。

  即使是被外界评价为颇具资源整合能力的陈晓薇,在失信于当初不裁员的承诺后,事实上就已被抛弃,更多的九城员工逐渐相信,商业利益才是公司最为看重的,而自身已被沦为公司博弈中的牺牲品。

  暴雪缘何抛弃九城?

  4月15日,陈晓薇在致员工的信件中透露,九城和暴雪的谈判破裂以后,关于九城缘何错失《魔兽》的讨论一直存在,要知道,仅仅是这一款游戏的利益就占据九城总收入的90%以上,对于九城来说,这种困境在当下至少是灾难性的。

  业内人士猜测,与暴雪合作关系的瓦解,九城毫无疑问不具备主动性,其间隐藏着暴雪公司在更大范围内染指中国市场的企图。按照国家出版总署的规定,国际网游制作公司要进入中国市场,不可独资或者建立合资公司模式,只能依靠借助国内公司代理运营。这在相当程度上保证了国内网游公司的盈利和主动权,九城依旧期望牢牢控制住《魔兽》在中国的运营权。

  但上述规定并不是没有可变通的办法,就在九城与暴雪的合作宣告破产不久,网易在与九城相邻的张江微电子港3号楼(九城办公楼是1号楼)租赁办公室,取名上海网之易公司,而暴雪与网易合资的“暴网”亦注册成立。

  显然,《魔兽》代理权的更换已在撬动整个行业的某种变化,政策的壁垒把外资背景的网游巨头挡在外面,但商业利益的诱惑又促使其寻求生存缝隙。

  据悉,国外网游制作公司与国内公司代理模式收入分成一般包括两部分,一是版税,通常占收入的20%-30%,另外还有技术支持费用,两者中,版税收入占大部分,而如果合资,除上述分成以外,还将获得运营收入。

  “九城这些年运营《魔兽》,把暴雪引进中国市场,做得很成功,但由于制度限制,一直没迈出更大脚步,恰好到了九城的合同期满,暴雪当然愿意寻找一家满足他们利益最大化的公司。而网易却愿意担当这一角色,”一位不具名的互联网资深人士分析。

  代理之殇

  对九城为何会丧失《魔兽》陷入如此险境,分析人士无一例外地指向九城一直坚守的游戏代理模式。

  朱骏在2008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不无骄傲地表示:把很多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有什么不好,只要它赚钱就可以!朱骏相信最简单的哲学,模式并不重要,只要能带来丰厚的利润即可。

  毫无疑问,当九城和暴雪相互依存的时候,这种哲学相当合理,但现实是,当暴雪这家在全球排名榜首的游戏巨头,在发现中国市场的无限潜力后,仍然甘愿受制于一家缺乏研发能力的中国本土游戏公司,这样无疑显得不合时宜。

  “不是自主研发绝对好,长远来看肯定要有自己的东西,在过程阶段当然可以以代理和自主研发产品混合的模式,这不单单可以规避一些风险,同时也具备谈判的主动权,”互联网分析师方兴东强调,由于网游行业发展滞后,游戏代理制度是中国游戏公司市场化的第一步,此后再逐步自主研发和运营。

  两年前,九城抢夺《劲舞团》使得久游网失去上市机会,颇具讽刺的是,这种困境却又在九城身上上演。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