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杨戈解密“多元水务”敲开纽交所大门 偶遇“康鹏”

2009年06月29日 08:03 来源: 理财周报 【字体:

  杨戈解密“多元水务”敲开纽交所大门 偶遇“康鹏”

  手持投资人订单:路演定最高价,没有卖不出的股票

  大兴区工业开发区金辅路6号,这是可以找到多元水务的唯一途径。京开康庄路口,是这个地址的公交别名。没有详细介绍,甚至没有正式网站,这就是刚刚于6月24日登陆纽交所的多元水务集团。

  6月24日,就是这个不为国人所知的多元水务,以每股16美元的价格首次公开发行5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纽交所代码:DGW),受到国外投资者的热捧:首日开盘价为22.65美元,高开41.56%,收于21.87美元,较16美元的发行价涨幅达36.69%。

  “水处理设备是多元水务的主业,看到中国政府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国外投资者就很认可这个概念。”纽交所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杨戈告诉记者。

  “大概在20年前,我在念大学的时候,校园旁边就立着多元电气和传真机的牌子,这家公司有非常久的历史。一开始是做多元的传真机,后来因为传真机的业务竞争很激烈,它又转做其他的业务。它现在主要是两块业务,一是多元水务,以生产和销售水处理设备为主;另一块业务是印刷机。这两块业务在各自的行业都排名前三。”

  这是杨戈对多元水务的介绍。在对他的专访中,《理财周报》记者还大致了解了多元水务在美国上市的前前后后。

  上市当天虚惊一场

  按照一般的上市流程,路演完毕,当天晚上就定价,然后股票销售,第二天开盘。

  然而那天,多元水务却一直没有消息。一直跟踪多元水务上市全过程的杨戈感到奇怪,“因为之前听说的消息都说路演情况很好。后来我问美国的同事,才知道原来多元碰到了一段小插曲”。

  6月23日晚上多元路演结束后,在讨论定价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关于在BVI(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技术问题,是关于它们在BVI(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事情。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不能够定价,也不能发行上市。所以没有办法,需要紧急跟SEC(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联系,那个时候SEC已经下班了,所以必须等到24号早上SEC上班才可以得到明确的书面答复,只有拿到这个书面答复,才可以定价、发行。

  这对于交易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交易所每天上午9:30开盘,新股上市在9:50分左右开始交易,因为纽交所有一个特殊的机制。

  杨戈介绍:“在其他的交易所,投资者要什么价格买多少股,完全是电子撮合。但纽交所的系统里面,开盘价的设置有点类似于中国集合竞价的概念,我们有场内交易员DMM,就是指定做市商,在开盘的时候他的责任是收集所有的买单和卖单,之后,做市商就会考察所有的买单和卖单,运用电脑和人工的智慧,确定一个最理想的开盘价。”

  这个开盘价涵盖了最多的交易量。比如开盘按照多元水务的情况在22.65元,,报价高于或等于这一价格的买家,以及报价低于或等于这一价格的卖家,都是以22.65元的价格交易的。

  这样的机制,可以充分照顾买卖双方的供给与需求,可以确定真正反映市场供给需求、反映投资者的意向的合理开盘价格。这样就保证了公司股票开盘之后股价不会大幅波动,而纯电子交易方式,股票开盘后股价一般波动较大,并且一笔规模很小的交易,可能会以很不合理的价格成交,从而向市场和投资者发出错误的信息。

  多元水务九点之后才可以收到SEC的回复,才可以定价和销售,这就给纽交所带来了挑战。“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很多的工作。我们各个部门都做好准备,一旦定价马上要做什么,这样在一个小时时间之内,把这些交易所准备工作都做完。因为得到SEC的答复以后,律师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所以定价大概是10点左右,然后承销商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这些股票销售给各个机构的投资者。”

  大概在10点50分左右,多元水务正式开盘。因为自己准备不足,多元水务将当天纽交所的“敲钟权”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康鹏化学。

  两家中国公司争当2009年“中国第一”

  6月24日,与多元水务同一天在纽交所上市的还有来自上海的康鹏化学(CPC)。

  事实上,这两家公司开始并没有想到他们会被安排到一起。本来这两家公司去年就在准备IPO,但是去年市场很差,项目做到晚期,就停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今年4、5月份,美国市场逐步好转,两家公司的IPO才重新启动。

  然而,这两家公司都想做2009年赴纽交所主板市场上市的第一家中国公司,并且资料显示这两家公司可能IPO的时间差不会太长,可能相差几天或者最多差一、两个星期,所以他们都不想做第二家。当然大家都希望第一家公司表现好,对于第二家上市有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然而一旦第一家表现不好,那么作为第二家上市的话,就会担心受到不好的影响。最后两家公司的管理团队和中介机构,各自商议后,碰巧排到同一天上市,这样谁也不会影响谁。

  对于这样的结果到底是巧合,还是因为实在难以安排不得已为之,杨戈说他也不太清楚。不过,因为多元水务自己的问题,导致当天纽交所的“敲钟权”被康鹏化学夺得。

  路演仿佛回到2007

  多元水务的路演,有点回到了2007年美国市场对中国公司追捧的盛况。

  “多元水务路演的价格范围是13-15美元,在路演的过程中拿到的订单很多。所以,在路演结束的时候,公司和承销商就在讨论,以高于路演价格区间上限16美元定价,因为很多投资者的订单对价格并不敏感。也就是说,有的订单特别看好多元水务,以16美元的价格发行,仍然会买进。”杨戈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多元水务IPO当天,开盘价比发行价高了40%以上,最终的收盘价是超过发行价37%,这是在今年市场状况下非常好的表现。

  “有点类似于在2007年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股票特别受欢迎,2007年9月、10月到11月初,中国的公司到美国上市,基本上开盘就上涨40%—50%。比如当时上市的中国数字电视,上市后三个交易日连续上涨,涨幅达300%,其它公司如东南融通、易居中国、药名康德等,都有类似的表现。昨天多元水务的表现,有点仿佛回到2007年的情形。此外,它的交易也非常活跃,IPO发行量550万股,首日成交量接近500万股,占发行总股本的90%。”

  多元承销商鲤鱼跳龙门

  康鹏化学的主承销商是瑞士信贷和华旗集团,但多元水务的主承销商是美国相对较小的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前面两家大名鼎鼎,都是全世界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在中国做了很多主承销的项目,但相比之下,此次更值得一提的是Piper Jaffray。

  杨戈告诉记者,这家投行在中国参与过很多项目,但基本是以副承销商的身份参与IPO发行的。这一次是该公司历史上第二次做中国公司的主承销商,第一次是承销一家太阳能企业,但那次是被迫的,因为当时的主承销商在那家企业马上要上市的前期,因为某种原因退出。Piper Jaffray就和另一家投行被临时从副承销商提升上来做主承销商。

  而这一次多元水务,则是它第一次真正成为一家中国公司的主承销商,也是它第一次从头到尾操作一个中国公司的IPO,最后把它带上市。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