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埃克森美孚化工的周期性生存

2009年05月26日 03:0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这是一个高度周期性的产业。”5月19日,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之一,埃克森美孚化工(Exxon Mobil Chemical,以下简称“EMC”)掌管全球聚烯烃业务的副总裁John Verity,在广州琶洲数次提醒本报记者,当前并不是好年景。

  大半个月前,作为母公司的埃克森美孚(NYSE:XOM)于4月30日公布了一季报,其中EMC当季利润3.5亿美元,按年下跌了6.78亿美元。埃克森美孚解释称,单是更低的销量与更低的利润率这一因素,便占减少了的6亿多利润中的3亿。而波动的汇率是其他重要因素。

  “但我们无意大幅关停产能,或者采取推迟在建项目等激进措施。我们有更大的选择余地。”Verity说。他透露,与中石化以及沙特阿美在福建合资的联合石化项目,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动工。“项目在经济周期的哪个时点动工,我们并不关心——只要该项目符合我们的长期战略,”Verity说,“我猜很多对手都会这样说,但我们确实年复一年地按照既定轨道发展。战胜周期性,没有秘诀可言。”

  客户导向之惑

  作为亚洲规模最大、全球规模第三的化工、橡塑与相关设备展览,5月18日在琶洲开幕的2009年中国国际塑料橡胶工业展览会,引起部分专业观众窃窃私语的话题,多半与化工巨头拜耳材料的缺席有关。

  拜耳在该展会前,曾向媒体透露今年无法参展。

  除此之外,尽管主办方雅式的董事长朱裕伦在5月13日对本报记者介绍,本届国际橡塑展在经济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举行,平添挑战,但记者5月19日在展馆发现,包括陶氏、沙特基础工业公司等行业巨头们的展馆特装仍然投入重本。“在本届展会的1850多家展商中,有高达65%是国外展商,新展商有200多家,而总体规模也较去年在上海举办的展会扩大了三成。”朱裕伦说。

  “我可从来没预计过会在国际橡塑展上看到经济冲击的任何证据。”John Verity说。

  然而,证据却安放在EMC的展位中央:一架1:1比例的橡塑材质汽车模型。这架模型,使用了EMC在聚乙烯、聚丙烯等领域的各种主要化工材料制造的零部件。“汽车重量每减少一成,能源效率就能提高7%,我们的材料,目前可以使汽车重量减少22%-25%之多。”Verity介绍说。

  据说这些新材料,充当了包括克莱斯勒与通用汽车在内的大型汽车制造商的掘墓人。傲慢的美国汽车工业没有足够重视造价更高的新材料,其无可避免的崩溃,也连累了依仗汽车行业作为大主顾的化工业。

  这听起来是个两难问题。Verity强调,EMC不会“为了发明而发明”新材料、新技术,“必须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则若其客户,特别是汽车行业的客户,缺乏长远眼光,只希望从EMC得到可用于目前的商业模式使用的材料,则EMC也不可避免会随着客户的衰落而削弱。

  “客户总会要求得到更便宜的材料,”Verity承认,“但他们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提升利润率。前几年我听说中国的汽车厂商只会使用便宜货,但后来发觉这不符合现实。或许我们提供的新材料更贵,但也能为汽车厂商带来更高的利润率,最终,他们不会介怀需要为此支付更高的成本。”他指出,底特律三巨头都在求变,创新与客户导向并不矛盾。

  继续投资

  事实是,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下,EMC并无意对其包括客户导向在内的发展战略纲领进行激进的检讨。

  “成本控制?不,我们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措施。产能削减?当然,从整个产业看,设备利用率出现了较大变化,加上许多新产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陆续投入使用,短期压力是存在的,我们也看到了北美一些对手关闭了其部分产能。但我们不一样,我们的打算是,继续投资。”Verity说。

  在中东,EMC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在已有的两大合作项目基础上,于2008年11月签署了新的附加原则协议,推动扩大生产规模的可行性研究,计划在沙特新增超过40万吨/年的化工产品产能;在卡塔尔,EMC与卡塔尔石油公司合作建设一套世界级的石化联合装置,拥有大型的裂解与衍生品装置,面向中东、亚洲和欧洲高端市场。

  而在亚洲,EMC正在将其新加坡化工项目的规模扩大一倍以上,将称为埃克森美孚拥有和运营的全球最大的石化联合企业;此外,EMC还与其日本关联公司东燃通用,在韩国新建一座隔膜生产厂。在中国,除了下半年将动工的福建项目,5月上旬,EMC还为其全球第三大规模的实验室——上海研发中心举行了奠基仪式。据悉,该研发中心初期耗资7000万美元,Verity透露,这一中心将面向全球市场研发新技术。

  Verity表示:“我们看到了一些对手已经在撤回投资,而我并不认为,通过激进的措施来减低开支,是度过周期低谷的好方法。事实上,以牺牲长期发展目标来过冬的对手,在低谷过后,即使存活下来,也已经元气大伤。”

  EMC显然知道自己的长期目标在哪里。“我们的分析结论是,到2015年,全球石化产品需求增长的大约60%将来自亚洲,光是中国就占据了25%的全球需求,”EMC聚丙烯亚太区销售经理潘子强如是解释,“而且这些新的投资设施不单服务亚洲,还服务全球市场。”Verity补充道,在亚洲和中东的投资,占EMC全球投资比重绝对不止六成。

  何况,一些新项目还将生产弱周期性的化工产品,这将平滑EMC在行业周期的盈利波动。在EMC的展位上,记者看到其化工材料制造的不同种类薄膜,被广泛使用在产品包装上,从Huggies纸尿片,到箭牌的泡泡糖,再到舒柔纸巾和达能草莓奶,均使用了功能各异的薄膜。而包括薄膜、特种弹性体、添加剂等在内的弱周期性化工产品,在2007年为EMC贡献了约1/3的营收。“对于度过行业低谷,这当然有很大帮助。”Verity说。

  投资底气

  随之而来的疑问在于,如何确保在行业周期顶峰的投资过热,同时避免在行业低谷投资不足,拖累长期增长?

  “既然这是一个周期性行业,那么很自然,大家总会在行业顶峰过度投资,而在行业低潮舍弃投资。没有人有水晶球,能准确判断自己处在行业周期的哪个位置。然而,每个企业均会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看到无数的行业周期,因此,在某一个具体的周期,到底投资额处于怎样的状态,其实并不重要,更关键的是,保持在正轨上。”Verity说。

  在EMC看来,行业周期本身,就是由投资过度或不足,宏观经济环境等诸多因素推动的,屈从周期的威力来决策,无异舍本逐末。Verity指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并不关心这两年投资的新项目动工是否不合时宜的原因,我们看到的是长期目标。”

  对于外界一直难以理解的埃克森美孚的严格投资纪律,Verity可能轻描淡写了。“埃克森美孚过去一直蒙受批评,有人认为他们在过去5年不断累积可观的现金账户,却又在增加派息和特别派息、资本开支、兼并对手方面畏缩不前。”独立投行奥本海默(Oppenheimer)的分析师Fadel Gheit在5月1日对本报记者表示,他觉得这些指责“很有娱乐性”。“正是同一帮人,他们现在转而担心公司急剧减少的现金储备了。埃克森美孚也许在其部分商业策略中留下把柄,但说到财务战略与资本管理,则无可指责。”

  根据公司数据与奥本海默的估计,在一季度,埃克森美孚的现金结余高达250亿美元,这令支持季度内57.7亿美元的资本支出绰绰有余。“母公司强劲的流动性基础,为我们在行业低谷预留了更大余地,正是这个原因,令我们毋须采取激进的收缩战略,我们的研发投入,不必受到冲击,而其他对手就无法如此从容。”Verity说。

  令EMC平添应对周期底气的,还有其高度整合的业务链条,分解了对油价波动的敏感性。尽管EMC拒绝预测油价走向,不愿评价在当前水平上波动的油价对其业务是否有利,但美林证券的分析师Erik Mielke在3月便指出,根据其测算,无论国际油价是30美元/桶还是80美元/桶,对埃克森美孚化工部门的收益不会造成任何明显影响。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